快捷导航 中考政策指南 2016热门中考资讯 中考成绩查询 历年中考分数线 中考志愿填报 各地2016中考大事记 中考真题及答案大全 历年中考作文大全 返回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中考 > 初中语文 > 基知辅导 > 正文

《天净沙·秋思》改写

来源:网络资源        2009-11-04 13:38:05

标签:唐诗 宋词 推理与证明说两句

㈠枯藤老树昏鸦

  我的出道仪式非常简单。
  我本来预定九月初九正式踏入江湖的。却因为没有等到合适的人而晚了一天。不过无所谓,九月初十也是个好日子。那天是我的生日。
  我叫秋思。
  我的人选是逍遥娘子的丈夫逍遥公。我把剑轻轻插入逍遥公的心脏,留下了逍遥娘子的命。因为我需要替我传播消息的人。
  于是我成了江湖中人。逍遥阁的逍遥娘子说,我的名字里有个秋字。我的名号是“寒素秋”。我的血是寒的,杀人不需要目的;我喜欢素色,所以,九月初十那天我穿的是白色纱衣。
  这个名号是十天后传到了我自己的耳朵里的。那时,我在杭州的悦来茶楼。
  我刚在邻座的喧哗中听到了自己的名号,方桌的另三张椅子就突然被占了。对方三个人我都看得清楚。他们却不看我。于是我站起来走出茶楼,他们果然不露痕迹也跟出来,拦住了我。我顺着他们给我的唯一空隙走到了一处死巷。
  我说你们是谁。
  枯藤、老树、昏鸦。
  我用了三招。只有枯藤拔出了剑。不过他也只是拔出了剑而已。这一次我没有用剑。我用的是冰刀。用冷玉匣子保湿的水。锋利而且遇水即化不留痕迹。冰才是我真正的兵器。其实杀他们用剑就足够,但他们的身份让我一定要用自己的兵器。
  我离开之前,父亲已胡言乱语,只会背诵那些唐诗宋词,而且上句不接下句、前言不搭后语。我不怪他,他只是太爱词曲。他最后一次清醒的时候虽然思维还算清楚,但却已不会说完整的句子。我只知道他让我去找一个人。
  关于那个人他只说了五个字——点点离人泪。
  “点点离人泪”是江湖中第一大杀手门派,枯藤、老树、昏鸦,正是其门下的三大杀手。

㈡小桥流水人家

  三天后我收到了暗箭,写着:姑苏西郊十里,信我者得永生。
  果然是“点点离人泪”。信我者得永生,是他们在杀人前送去的拜贴上定会出现的话。我相信,姑苏西郊十里这地方,必定是“点点离人泪”的总坛。因为我杀了他们的三大杀手,而他们却没来杀我。点点离人泪擅长暗杀,他们必是想让我加入他们。
  我没有料错。但比起我没有料到的,这些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第一个没有料到的,就是他们的总坛。的确,姑苏西郊十里的这个地方的确是他们的总坛。只是没想到,江湖中第一大杀手门派的总坛,竟然只是姑苏城外的一户流水人家。
  竹屋。茅顶。白色纱帘。我想起年幼时父亲提起的母亲,他说母亲的愿望就是住在一户姑苏的流水人家里,竹屋、茅顶、白色纱帘。我没见过母亲,但我能够想象得到她无限向往的神情。我也没见过姑苏的流水人家,但我知道这个处在天旋地转迷魂阵中央的竹屋必定就是。户门大开。没人有。我走进去。
  我第二个没有料到的,就的点点离人泪的门主。我走进去时,没有守卫也没有暗器。我第一眼就看见了坐在白色纱帘后面的那个人。一层纱帘并不能遮挡住什么,风吹起的时候,我看见了她的脸。那是父亲书房墙上挂着的母亲的脸。父亲的是依稀墨色水彩,而她的,却如此生动。
  她说,你是寒素秋?我说我原先叫秋思。
  她确认了两遍,你叫秋思?你就是秋思?我回答了两遍,我叫秋思。我就是秋思。
  她在纱帘后站起来,枯藤、老树、昏鸦是你杀的?我说是,是我用冰刀杀的。
  她终于从白色纱帘后面走出来。几乎和母亲一模一样的面孔。
  她用那双和母亲几乎一模一样眼睛看着我说,秋思,我就是你的妹妹,同胞妹妹。
  她说,我叫小桥。
  于是我成了点点离人泪的第一杀手。
  小桥每次让我去杀人时从来不告诉我理由。虽然是没有理由的暗杀,但我一次也没失败过。暗杀时的感觉很怪异,像死神追寻他的猎物却在远处爱怜地等待。漫长的等待里,能看见一个人的过去现在、美丑恶善,能看见一个人的嗜好习惯、人前人后。然后,这一切在最后一刀的光辉中灰飞烟灭。在暗中跟踪即将在自己手里消逝的生命时,似乎有种把别人的生命吸取到自己体内的错觉。
  我把这些感觉告诉小桥,她说,秋思,你已是一名真正的杀手。
  没有目的,没有欲望,没有仇恨,没有快感。只有杀,暗杀。
  于是她说,你已可以去杀他。他会在二月初二左右途经苏门山前往西域。

㈢古道西风瘦马

  西域。苏门山。
  我已在穿越苏门山的必经之路——一条狭长的古道上等了两天。终于,第三天我等到了他。彼时风舞黄沙,西风。我只有眯起眼睛,但我看得清楚。青衫。瘦马。
  天净沙。
  天是贵族的姓氏。小桥告诉我他就是三皇子。当今皇上的第三个儿子。他从母姓。
  我在他转过弯的时候策马跟上。看到天净沙之后,我突然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似乎我一直杀人只是为了等他来,似乎我就是为了杀他才成为真正的杀手。
  我一向无法解释自己的感觉。母亲早逝,父亲又总是神志不清。学武就是我生活的内容。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什么是感情。唯一一次,我问小桥什么是感情。她莫名其妙地看我一眼,你不需要知道。似乎见到小桥之后,我的头脑总是一片浑浊。无法思考也无法判断。但我相信她不会害我,因为她有一张和母亲一模一样的脸。
  我已跟了天净沙两天。他没有发现我。
  他似乎是个很开朗、随和的男人。只带一名侍卫,而且常常和侍卫有说有笑。他的笑容好似流浪的旅人回到家中看到热茶。是就不知为何,那样的笑容让我刺痛。
  我跟在他后面十米的距离。有时用马,有时用轻功,有时易容。再过一天我就可以靠近两米。一点点的靠近,我才能收敛杀气,而他也可以浑然不觉。这是暗杀的极限。没有十全的把握,我就只能给自己十全的时间准备。
  两天来,我去他去的茶馆,住他住的客栈,看他看的事情。甚至连我的马,也和他的马在一个水塘里喝水。有的时候会突然忘记为什么要跟踪这个男人。然后在他满面笑容的时候想起来,小桥说,你一定要杀了他。一定要杀了他。
  就像我从不问小桥让我去杀人的理由,小桥也从不催我什么时候完成任务。也不知道这算不算姐妹间的信任,如果不算,那我和小桥之间仅存的共同牵连就耗之殆尽了。
  我已经慢慢在接近天净沙。离他最近的一次是在昨天,大概只有两寸。我是故意装作被人推向他的,那天正好是集市日,人非常多,所以我的计划异常成功。但我没有碰到他,只是想试探一下他的警惕性有多高。事实证明我的提前实验是正确的,因为我被他丰厚的内力逼得只好硬生生装作自己站稳了脚跟,停在他胸口前两寸的位置。
  他试探地问我你没事吧。我说没……没事。我当时并没有易容,见过我的人很少,我不用担心被认出。
  他又问,姑娘你是不是不舒服,怎么脸那么白。
  难道要我说被你的内力吓到?我说没……没事。谁知道他竟哈哈大笑,姑娘你真有意思,难道你只会说没……没事?
  我抬起头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又马上把头低了下去。他笑的样子很好看,黝黑的脸上瞬间充满光亮。他竟能在离我这样的杀手只有两寸的时候笑得如此开怀。但我没有仔细去研究,当时我的脑中只是不停重复着“两寸、两寸”的声音。这次毕竟只是试探,可是这样好的机会真的还会再有?
  想到这一点就让我非常地郁闷。所以我连一声招呼也不打转身就没入了人群中。而他,在后面莫名其妙地叫着,姑娘……姑娘。

㈣夕阳西下

  这是我最久的一次暗杀。我已跟踪了天净沙一个月。
  对天净沙我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现在这种感觉越来越浓烈。我想是因为离他越来越近的缘故。这种奇怪的感觉引发了很多奇怪的事情。比如我一直觉得见到小桥之后思维就开始变得浑浊,思想里也只有杀人的概念,不会思考也不会判断。但这一个月却让我的思维越来越清晰,仿佛回到从前,又仿佛要到远方去。
  不过这样奇怪的感觉并没有动摇我杀他的决心。就像小桥一再对我重复的那样,我自己也时常对自己这样重复,一定要杀了他。一定。
  我把杀天净沙的日期定在三月初九。今天。
  他依旧如昨,依旧是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我不知道他为什么总这么高兴。不过他今天就要死了。其实我对于杀他并没太大的把握。他的武功极高,且深藏不露。但我已不能再等,我决定在三更动手。我用的是冰刀,西域白天干燥的气候会影响冰的锋利。
  小桥说,你一定要用冰杀了他。因为那是他应该的死法。我没有问为什么。也许我已经知道原因。小桥那张像极了母亲的脸上,突然从毫无表情变成了怨鬼般犀利的愤怒、怨恨和悲痛。那般深的恨让我只有停止了思维去安抚她。我没办法像她一样地恨。所以我去杀小桥让我杀的每一个人。我这样做,不过是为了让自己多一些如同小桥那般强烈的冷酷和恨罢了。却没有。始终没有。
  小桥说我是真正的杀手。她说没有仇恨的人才能冷静地杀人。但我现已不能冷静。
  天净沙的窗是黑的。他应该已经睡了。但谁知道他是否在警惕着我,是否早已知道我会来杀他。我不该想这么多。或许我已不是以前的我。不是一个月前的我,也不是见到小桥以前我的我,更不是九也初十以前的我。
  我从窗口跃了进去。天净沙就躺在床上。我抬手把冰刀射了出去,月光下只有一闪而过的亮点,任谁都不会察觉。没有闷哼,没有惊动。太完美的暗杀。
  我呆呆站着,不相信我已经杀了他。就在刚刚射出冰刀的一刹那,他给我的奇怪感觉又浮现出来,不是仇恨。那一刻,握着冰刀的我第一次感觉自己是个女人,杀手的身份突然淡漠。我只是觉得自己额上的坠发随风轻柔地拂动起来。
  我怎么会后悔,我怎么会后悔?
  因为他没有死。他那双极有神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我。他抬起手指,上面的冰已开始融化,他的手指在冰刀到达心脏之前夹住了它,而我竟没有察觉。
  他问我,你是兰妃的女儿?我说谁是兰妃。
  他从床上下来走到我面前,离我三公尺,胸口的位置。这么好的距离,这么好距离,可是我却无法再下手杀他。
  他说,点点离人泪的小桥是你妹妹?我说是,她是我妹妹。
  他了然,所以你要杀我。因为我是皇上的三儿子。你们要报复。
  原来他早知母亲的存在和过去的往事。
  那个叫烈的男人,天净沙的父亲,用尽权势从父亲身边强行抢走母亲,却不给她幸福,整日地讽刺和奚落,还时常把她关到冰窖里。母亲逃出来又被抓回毒打,最终受辱而死。但她已把小桥留在了外面。小桥其实是烈和母亲的女儿。所以她才如此怨恨他。小桥以为这是她的秘密,而我已经知道。
  小桥要报仇。可是她怎么杀他?他是当今的皇上。所以她成立了点点离人泪——那是父亲常常念给母亲听的词的最后一句。
  她还是杀不了他,所以她要杀他最喜欢的儿子——天净沙,用冰刀杀他,因为母亲在冰窖受了太多苦。而同父异母的兄妹残杀,更是对他最好的回报。
  我是母亲真正爱的男人的女儿,由我动手,烈一定会更加痛苦。
  天净沙——果然知道这一切。然而他如何能知道父亲、小桥和我的痛苦。
  他对呆住的我说,你赢不了我的。你刚才已浪费太多体力。我让你杀我,但不是今天。明天傍晚,我等你。
  离开客栈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早已满身是汗。小桥在街上等我。已是四更。她站在街的中央离我十米远的地方。原来她一直在不远处。
  我看着她的眼睛说,我一定会杀了他。明天。就在明天傍晚。
  我回去找父亲。他已完全疯癫,只会不停地诵念唐诗宋词,夹杂着“点点离人泪”。我对他说我已找到小桥。我说我将杀了那个让我们不幸的人的儿子。我说就在明天,明天,明天……
  是两个人的傍晚,亦或是一个人的?
  无论如何。傍晚的夕阳总是要落下。在西边。

㈤断肠人在天涯

  我把父亲送到了点点离人泪。小桥在那里等我。她说她要照顾父亲。
  父亲盯着门匾上的“点点离人泪”很长时间,然后突然号啕大哭。小桥只是冷冷地看着他,既然那么爱母亲,当初为什么还是选择了将母亲抛弃。
  我说,把门匾换掉吧,他会触景伤情。小桥说好,改成什么。
  就叫天涯吧。住在这里,这里就是天涯。我虽然离开,你们虽然留下,但我们都将在天涯。大概只有天涯才能忘记仇恨吧。
  我临走的时候给父亲和小桥留了封信,走出去的时候我回头张望,看见那张改成了“天涯”的门匾,它告诉我“点点离人泪”已经不复存在了。天净沙成为我杀的最后一个人。我为他的死废了自己的武功。
  我不后悔。因为我说过,我一定要杀了他。一定!
  小桥看到他的尸体后一点表情也没有,不知是欣慰,是如释重负,还是些微的失落。
  不过全都不重要了。
  我留给父亲和小桥的信里,其实什么也没有说。只有一首曲,算是我在父亲耳濡目染的调教下胡乱写的。

  枯藤老树昏鸦,
  小桥流水人家,
  古道西风瘦马,
  夕阳西下,
  断肠人在天涯。

  断肠人。大概是我们所有的人吧。包括天净沙,也包括他和小桥的父亲,我素未谋面的杀母仇人。
  我在那首曲的后面署上了父亲的名字——马致远。
  天涯还很远……
 

   欢迎使用手机、平板等移动设备访问中考网,2017中考一路陪伴同行!>>点击查看

  • 欢迎扫描二维码
    关注中考网微信
    ID:zhongkao_com

  • 欢迎扫描二维码
    关注奥数网微信
    ID:aoshu_2003

热点专题

  • 2016年中考网特别策划:定格青春相伴中考
  • 2016年全国各省市中考中考分数线集锦
  • 2016中考全国各省中考查分时间及入口

[2016中考]2016全国中考作文题目及满分作文

[2016中考]2016年全国各地中考真题及答案大全

中考报考

中考报名时间

中考查分时间

中考志愿填报

各省分数线

中考体育考试

中考中招考试

中考备考

中考答题技巧

中考考前心理

中考考前饮食

中考家长必读

中考提分策略

中考状元交流

重点高中

北京重点中学

上海重点中学

广州重点中学

深圳重点中学

天津重点中学

成都重点中学

试题资料

中考压轴题

中考模拟题

各科练习题

单元测试题

初中期中试题

初中期末试题

中考大事记

北京中考大事记

天津中考大事记

重庆中考大事记

西安中考大事记

沈阳中考大事记

济南中考大事记

知识点

初中数学知识点

初中物理知识点

初中化学知识点

初中英语知识点

初中语文知识点

中考满分作文

中考天天练

数学天天练

语文天天练

英语天天练

物理天天练

化学天天练

天天练试题

欢迎关注中考网微信! 收藏 建议 顶部